中国教育网络联盟
湖大最牛“兄弟寝”:四小伙保送名校读研    南开大学教授:困境重重我为什么还要招研究生    年过四十报名考研 高龄考生望为儿女树榜样    就业压力增大 南京考研人数“逆势”增长    南京考点还没确定 “考研房”已悄然涨价热销    考研热度不减依然女多男少 解读扬州“考研族”    艺术类研究生教育未来将鼓励特色发展    修法通过日政策生效时    积极财政政策下 你的理财还有“空间”应对吗    通缩隐忧再显 政策宽松仍有空间    好政策要用足用好    重磅政策密集出台 中国农村电商战略升至国家层面    把握政策统筹协调平稳推进    内蒙古出台“十个全覆盖”工程建设税收优惠政策    大商所:配合国家政策推动完善粮食价格形成机制    山东烟台芝罘国税局:落实优惠政策助力小微企业发展    评论:央行货币政策思路与着力点有了重大调整    二孩政策放开,楼市利好在未来    明年继续实实行最低收购价政策    稳增长仍需政策“供暖”    央行货币政策生迷雾:年内还有一次双降吗    扬州收安装自来水“初装费”与省物价局政策打架    支持沿边重点地区开发开放若干政策措施即将印发    对抗通缩 日央行暂时将维持QQE政策    本市基本医疗保险政策措施日趋完善    广州城市更新“1+3”政策知多D    李克强:加大减税力度 货币政策继续逆周期调节    发放惠民政策明白卡“升级版”    为国家而生娃:多国催产政策    5项产业政策 “给力”生态城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 / 首页 / 正文
22省养老金吃紧 局地用失业保险基金等保发放
发布时间:2015-11-18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网络
  “基金可持续性较差”已经成为中国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一块“心病”。在财政“紧日子”与人口老龄化叠加效应的影响之下,养老保险基金收支不平衡的状况正在向全国多地蔓延。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近日在地方调查时发现,一些劳动力输出地区养老金收支状况进一步恶化,必须依靠转移支付和省级调剂金才能实现“保发放”,但由于财政收入增速在放缓,各级财政对养老金的补助也存在不同程度的力不从心,地方急盼中央养老保险顶层设计方案尽快出台。
  养老保险顶层设计已经进行了两年多的时间,据本报记者了解,个人账户何去何从是当前养老保险制度顶层设计的一大难点。此前有关部门曾一度讨论实施“名义账户”制度,但后来遭到不同层面的反对而没有了下文。
  本报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表示,养老保险基金不可持续早已不能靠对当前制度的缝缝补补来解决,必须从根本上改变“社会统筹+个人账户”的混账(即统账结合)运行模式,尽快把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分离――社会统筹由政府兜底;个人账户明晰产权,交由市场运营。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李珍表示,统账结合的混合模式模糊了政府和个人责任的边界。若将个人账户变成自愿性的养老制度,可以减少效率损失,降低养老保险费率,有利于发展多支柱养老金体系。
  李珍还表示,当前职工养老保险制度的财务状况堪忧,仅仅靠统账分开是不够的,须多管齐下才能增加制度的长期可持续性。
  养老金收支不平衡范围扩大
  近年来,养老保险基金一直保持着支出增幅大于收入增幅的态势,收支矛盾日渐突出。
  财政部16日公布的《关于2014年全国社会保险基金决算的说明》显示,2014年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入23273亿元,比上年增长11.9%;支出19797亿元,增长18.6%。支出比收入增幅高6.7个百分点。
  从全国账面上来看,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2014年收入大于支出,不仅本年收支结余3476亿元,而且滚存结余30376亿元,收支状况保持正常运行。
  但实际的情况是,由于中国养老保险的统筹层次仍然比较低,养老保险基金分散在2000多个统筹单位中。全国企业职工养老金的统计数据并不能反映出部分地区养老金收支恶化的态势。
  “我觉得养老保险制度在我们这里困难重重。”某东部沿海省份地级市的一位社保局长近日对本报记者表示。
  作为东部经济发达省份的欠发达地区,该市养老保险基金的收支缺口逐年扩大――在支出方面,企业养老金“11连涨”让基金不堪重负;在收入方面,扩面艰难而且断保人数大增,基金缺乏稳定的收入来源。
  这位社保局长称,养老金的连年上涨一方面导致基金向退休人员支付更高的待遇,另一方面又使在职职工和退休人员的收入出现“倒挂”,退休之后会比在职时高几百元,早退的拿得比晚退的还要多,企业职工都想办法要尽早退休。
  此外,养老保险基金收入端的增长跟不上支出端的增长。由于省政府制定的缴费基数过高,即使按照60%征收,缴费基数仍然高于有些县市企业职工的实际收入,扩面难度非常大。
  “为了配合政府完成年底扩面的任务,有些企业就先交一个月然后再退保。”这位局长说,更多的企业则改变用工方式,不直接招工或是干脆就迁到外地去了。
  在这种双重压力下,基金收支状况严重恶化,即使用光了个人账户的资金和全部滚存结余,当地的企业职工养老保险仍然收不抵支。
  本报记者了解到,今年该市养老金收支缺口超过30亿元,该市已经向省里申请省级调剂金,目前省里只确定给不到20亿元,剩下的缺口如何补,还是未知数,而且省里调剂金拨付到账又比较慢,他们不得不占用其他资金来实现“保发放”的目标。
  近日出版的《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建议学习辅导百问》透露了官方的一个统计数字:2014年,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扣除财政补助后,当期收不抵支省份达到22个。这一数字在2011年为12个。
  人社部今年7月公布的《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4》(下称《报告》)还显示,即使包含财政补助,2014年已有河北、黑龙江、宁夏三省份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收不抵支。
  不止一位曾在基层调研的学者告诉本报记者,在中国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动用失业保险基金、工伤保险基金等有结余的基金来实现退休人员养老金的“保发放”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地方官员自叹为这种资金周转担着“掉乌纱帽”的风险。
  养老金收支矛盾加剧也引起了中央高层的关注。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近日撰文称,社会保险制度没有体现精算平衡原则,基金财务可持续性较差。“十二五”时期,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支出年均增长18.6%,收入年均增长12%,支出比收入增幅高6.6个百分点。
  《报告》披露的数据还显示,2013年是养老保险基金收支不平衡的一个转折点。
  在这一年中,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当期结余(总收入减去总支出)首次出现净减少,从2012年的4354亿元降低到了4108亿元,减少256亿元;2014年净减少的幅度继续加大,从4108亿元降低到了3548亿元,减少了650亿元。
  当期结余的大幅减少,意味着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的运行压力正在加大,一些经济欠发达和劳动力流出省份的养老基金对于财政转移支付的依赖度也在进一步提高。
  从“统账结合”走向“统账分离”
  养老保险基金对财政转移支付依赖程度的加深,让在“新常态”下收入增速已回落到个位数的各级财政颇感压力。2014年,全国一般公共财政收入仅增长8.6%,但中央财政对企业职工养老保险的补助就增长了19.3%。
  《报告》显示,2014年,中央财政补助为3027亿元,占企业养老保险基金总收入的13%,比上年增长491亿元,增长19.3%;比2009年增加1807亿元,这5年平均增长率为19.9%。
  楼继伟认为,下一步将进一步深化社会保障特别是社会保险制度改革,要按照精算平衡的原则,促进社会保险基金自求平衡,实现制度长期稳定运行。
  然而,这是一个艰巨的挑战。中国政法大学法和经济学研究中心教授胡继晔对本报记者表示,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混账管理必然带来责权不分,政府的责任只会越背越重。
  《社会保险法》将政府补助作为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法定来源之一,并且明确规定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出现支付不足时,政府给予补助。
  胡继晔表示,当前养老保险制度不可持续的根源就在于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的混账管理,本想发挥两种制度的优势,但实际上却承受了两种制度的劣势,地方养老保险制度运行中所遇到的种种死结都与此相关。
  中国1997年开始实施的“统账结合”基本养老保险运行模式,其初衷是将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的优势发挥出来,目的是实现预期稳定和多缴多得。但在制度的实际执行中,混账管理导致个人账户空账运行,使这一制度名存实亡。
  李珍表示,在现有的制度结构下,既想要公平,又想要效率,就将具有共有产品性质的社会统筹和具有个人所有制性质的个人账户绑在一起,谓之“制度创新”。个人账户计息率过低,导致养老金水平下降,社会总福利也在下降。
  “经过18年的实践,证明统账结合这种模式应该改革。”胡继晔说。
  胡继晔建议,尽快修改《社会保险法》,将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分离,将社会统筹作为第一支柱,降低费率提高缴费刚性,由政府兜底,促进制度公平;将分离后的个人账户和企业年金、职业年金一起作为第二支柱,完全由企业和个人来承担责任。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也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中央正在制定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的方案,虽然具体是真正意义上全国统收统支,还是像省级统筹一样只是建立调剂金制度还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应该可以确定,全国统筹只会统筹基础养老金部分,个人账户还会留在地方,这也就意味着未来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将有实质性的分离。
  解决可持续性需多管齐下
  近年来,随着养老保险制度财务压力与日俱增,政府也提出了一些解决之道。
  楼继伟在近日的文章中提出了建立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社会保障的六个主要任务,包括完善个人账户制度,实现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丰富社会保险基金收入来源渠道,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加快发展补充养老保险,建立基本养老金合理增长机制等。
  李珍表示,这些举措对制度的可持续性将起到正面作用,但仍需要有更多的改革提上日程。除了统账分离外,还需要政府尽快对转制成本进行“明债明还”,提高职工养老保险的交费年限,增加缴费人的义务等。
  “实践已经证明,同一个制度里广覆盖、保基本、可持续不可兼得,政府应该放弃把所有人都放到一个制度中的设想。”李珍建议,建立两个制度,让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制度“高进高出”,另外建立国民养老金制度,实现“低进低出”。
  编辑:SN098

 无相关文章

特别声明:本站部分资料来自网上收集,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整理,谢谢。